1. <dd id="z6wly"><noscript id="z6wly"></noscript></dd>

    2. <dd id="z6wly"><noscript id="z6wl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<tbody id="z6wly"></tbody>
      <th id="z6wly"></th>

      <th id="z6wly"></th>

        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        【七個·四月】新版的《天龍八部》又上線了,要我說最好的喬峰還是在書里
        2021-08-20 07:24


        大家好,我是四月。


        新版的《天龍八部》上線了,于榮光導演執導的這一版,成為了這個作品的第六次翻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看到友朋在朋友圈感慨:每個讀者心中,都有一個喬峰的形象,但這個形象大概率不會是楊祐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臺灣小生楊寧,近來似乎常常在銀幕上扮演男主。趁著這股熱鬧,我也去瞧了幾眼。第一集看下來,看到劇中的喬峰居然還會狡黠一笑,我看楊佑寧倒是演出了楊逍的味道。



        新版喬峰


         

        小說中喬峰真正的第一次出場,是以段譽的眼光來塑形的:


        段譽見這人身材魁偉,濃眉大眼,高鼻闊口,一張四方國字臉,頗有風霜之色,顧盼之際,極有威勢。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段譽在心底暗暗喝了聲彩,他覺得這定是燕趙北國的悲歌慷慨之士。似這條大漢,才稱得上“英氣勃勃”四字!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金庸的小說里,《天龍八部》是很特別的存在。天龍八部出自佛經,小說以此為名,寫的是北宋時的故事,道的是“有情皆孽,眾生皆苦”。故事發生的時間在《射雕英雄傳之前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說到偏愛和堅定,我也是妥妥的喬峰派。套用周迅的話,他滿足了我們對英雄的全部想象。到現在印象最深的還是書中關于喬峰的篇章,當年看到他最后用一支斷箭了結了自己的生命,就好比看到《紅樓夢》中寫到林妹妹死去,覺得這書可以在這里結束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發感概的朋友也是喬峰派,我們持相似的觀點,世間英雄多半不大懂得表達愛,但喬峰不同,他說:四海列國,千秋萬載,便只有一個阿朱。他懂得愛,也會表達愛。


        喬峰也是個很有層次的人,他不做無關道理,對仇人就罵殺,對親友就袒護的行徑,武俠小說和網絡世界里有太多這樣的人,拿所謂的道義壓人。



        前五版喬峰


        喬峰身上有悲劇精神。他一個契丹人,一歲成了孤兒,爹娘慘死,被漢人養大,在三十幾歲那年,在遼宋勢不兩立的年代,他知道自己身上留的是契丹人的血。他被江湖人驅逐,他失去名望,連一個所愛的人都留不住。


        作家讓我們的英雄時刻在接受命運的偷襲。他漫長的尋找身份認同之旅,他的知其不可而為之,他最終奔赴死亡結局,到底讓他成為金庸武俠世界里最令讀者意難平的人物(之一)。


        美學家朱光潛先生說過,對悲劇來說,緊要的不僅是巨大的痛苦,而是對待悲劇的方式。沒有對災難的反抗,也就沒有悲劇。引起我們閱讀快感的不是災難而是反抗。


        悲劇美就在抗爭中。



        這抗爭每逢悲愴動人處,我們會強烈感受到到希臘悲劇理論中的崇高與憐憫。這樣絕世的英雄,他得不到世俗的幸福和安寧,但他得到我們長久的敬仰。


        我們這一代人對武俠是有感情的。


        年少時看武俠,看到中原的遼闊,向往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塞外,接觸古典詩詞、儒道釋、琴棋書畫等傳統文化,半懂不懂,但到底留下了最初的印象。


        或許更多人,也在其間完成了情感啟蒙。人生懂得傷心到痛徹心扉到底是什么滋味,或許就是當看到喬峰鐘愛的阿朱錯殺在他的掌下。





        三聯版



        很難得的是,《天龍八部》作為一部武俠作品,對戰爭與和平有了嶄新的思考,金庸在這部小說有了哲學的高度。


        還記得雁門關下,無字碑前,喬峰曾對阿朱說: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若不是有人揭露我的身世之謎,我直至今日,還道自己是大宋百姓。我和這些人說一樣的話,吃一樣的飯,又有什么分別?為什么大家好好的都是人,卻要強分為契丹、大宋、女真、高麗?你到我境內來打草谷,我到你境內去殺人放火;你罵我遼狗、我罵你宋豬?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是喬峰的迷惘。也是我們的迷惘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三聯版《天龍八部》的序里,我看到金庸寫了這么一句話:我寫小說,旨在刻畫人性,書寫人性的喜愁悲歡。政治觀點、社會上的流行理念時時變遷,人性卻變動極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想,這一版的《天龍八部》也會給新一代的少年留下記憶的烙印,或者也有轟然的心悸,會在若干年后想起。只是對我來說,到底最好的喬峰還是在書里。


        來源: 監制:路遇 欄目主持:許金艷 制圖:許金艷 音頻剪輯:許金艷 編輯:許金艷 責編:鄧鈺路

       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        在這里,讀懂嘉興

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分享到: